双层玻璃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双层玻璃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谷歌神童请过上接地气的生活

发布时间:2020-07-21 10:18:43 阅读: 来源:双层玻璃杯厂家

谷歌在I/O开发者大会上展示了许多东西:一款价格合理的平板电脑、一种像是来自于科幻小说的球体状的家庭影院、精细复杂的搜索产品以及Jelly Bean。但与此同时——美国科技博客Gizmodo撰稿人山姆·比德尔(Sam Biddle)认为——谷歌还展示了自己缺乏理解常人思维的弱点。

比德尔认为,由于这个弱点,谷歌可能会聪明反被聪明误,导致其产品更适合极客而不是普通人;它应该让我们的生活方式变得更好,而不是指出我们应该以什么方式生活。

有意思的角度。

这让我们想起谷歌执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不久前刚在波士顿大学的演讲。在这演讲中,他自称是“生活的崇拜者”。他以抒情般的言语呼唤新新人类们将视线移开电脑,转向现实生活。这不正好回应了比德尔对谷歌的批判?

那么,比德尔对谷歌的“吐槽”是准确的吗?

在看他的批判之前,让我们先欣赏一下施密特演讲的精彩片断:

我完全相信技术的作用力能够使世界变得更加美好,而且我更相信你们这一代人能够运用技术来为人类造福——是你们控制技术,而不是让技术控制你们。

记住,每天抽出至少一个小时,关闭电源。算一算吧,这才是1/24啊。体会黑暗,关掉电脑,了解关闭按钮在哪里。

将你的眼睛从屏幕上挪开,与你所爱的人深情凝望吧。

和你的朋友们进行倾心交谈,是他们让你懂得了思考;和你的家人进行感情交流,是他们带给你微笑。

不要简单地点击按钮说我“赞”,而要亲口告诉他们,这是多好的概念!

融入你周围的环境,用心去“摸”、“尝”、“嗅”和拥抱你眼前的一切,而不是整日点动鼠标。

生活不是整日对着电脑显示器,也不是不停地查看朋友的状态更新。生活中最重要的不是你的朋友的数量,而是你可以依赖的朋友。

生活就是你爱谁,你如何过日子,你同谁一起周游世界。你的家人,合作伙伴,还是你的朋友。生活首先是一种社交体验,其中最好的部分不是那些孤独的日子,而是那段同其他人在一起的时光。

没错,我们的现代人文景观已经发生了变化。但是,我们人性的东西仍然保持不变,而且最重要的是,是它造就了我们。

以下是批判者比德尔文章的节选,腾讯科技翻译:

谷歌在I/O开发者大会上发表的主题演讲听起来像是一个接一个的未来主义派的感人号召:Glass,这是一种可佩戴式计算机;Google Now,一个能提供精心定制的生活信息的智能手机系统;Nexus Q,社交流媒体播放器;诸如此类。但在这些科技壮举的背后,你可能会看到一种空洞的、站不住脚的超自然的东西,这会让你对一件事情感到怀疑,那就是:除了谷歌商品广告视频中的哪些演员以外,谁会使用这些产品?

谷歌发布的所有新产品乍看起来都是非常奇妙的,而且有着最好的意图。谷歌是一家整体性很强的公司,这一点没错,但这家公司中充满着想要通过科技来让你的生活变得更加容易的天才人物。没人会挑剔他们的这种志向,或是质疑这种动机。但我们不得不感到怀疑的一件事情是:这些新产品是对普通人有意义,还是仅对那些着迷于数据的硅谷先锋有意义?虽然我们很不希望作出这种推断,但这个问题的答案看起来更加倾向于后者。这家创造了Android并为之负责的公司仍在为“机器人”生产产品。谷歌的产品——很明显这些产品的背后凝聚着大量的时间、思想和金钱——看起来并不符合我们实际上的生活方式。谷歌的产品丝毫不缺乏努力或创新;但是,数据极客和普通人看待这个世界的观点有着很大的脱节。

以Nexus Q为例。这是一种美观的机械加工产品,拥有脉动的LED光,外观看起来既友好又带有未来派的感觉,其表面上的目标是让人们能更加容易地与好友一起听音乐和看电影。谁能对此提出反对意见呢?大概只有某种怪物吧。但是,再来看看谷歌的构想中我们是如何使用这种设备的吧:你到你朋友的家里去,将她的Nexus Q与你的Android设备连在一起,然后坐到沙发上轮流向家庭影院流播放媒体内容。

这是一种奇怪的举动,因为在几十年以前人们就是这样围坐着听音乐和看电视。Nexus Q让我们凝视着软件,一直摆弄手机和平板电脑,令我们无法享受应有的乐趣。为什么人们会不愿意直接通过播放列表或Pandora来进行播放,然后一边喝酒一边听歌呢?在你所喜爱的东西和你的好友之间植入如此之多的菜单——无论其设计有多么精良和现代化——看起来都是反社交化的。除非你是一名Android工程师,否则这听起来毫无趣味,这不禁令人怀疑人们为什么会购买和使用这种设备。

同理,谷歌发布的其他新产品也面临着类似的威胁。Glass是非常优雅的一种产品,能给我们所有人带来电影般的场景和活跃的想象力,并让其成为能透过塑料和金属所看到的真实的事情。第一人称视频从整体上来说是个很酷的想法,但谷歌觉得我们都已经做好了戴着这种东西到处走来走去的准备。并非所有人都在某种程度上是古怪的数据专家“亿万富翁”——在数据方面过于富有,并迷失在由无数想法构建的世界中——从而喜欢他整体走在路上所看到的事情。你会吗?这不仅代表着技术的跳跃,同时也代表着文化的跳跃。

对我们许多人来说,一台在我们醒着的每个时刻都“坐”在我们面前的计算机听起来与社交是非常疏离的。而就智能手机而言,它能给你带来日常的互动,但至少在不使用,手机总会回到你的口袋里去。但Glass则不同,它会一直呆在你的脸上,变成你面孔的一部分,把你变成一个会吓坏婴儿的“半机械人”。除非现实世界中的所有人都会戴上一副这样的眼镜,同时都认为这不再是件古怪的事情,否则有什么功能值得让人愿意变成“机器人脸”?虽然我们正竭力试图想象Google Glass能怎样与正常人的生活协调共处,但谷歌却并不担心这个问题——它认为正常生活不是个问题。但问题在于,我们是应该为其未来派的大胆冒险而鼓掌,还是在令人不安的预期面前退缩?

谷歌还在我们的生活应如何与其新软件配合方面作出了类似的声明。没人真的使用Google+,但本周谷歌为这种旗舰产品添加的新功能——一种组织和共享聚会的新方法——让我们更加难以相信这种情况会发生变化。新的Google+将与以往一样热切和好意,旨在让你与自己喜欢的人能共享美妙的时刻、想法和见解。如果只是这样,那就好了;但在实际上,Google+的“聚会模式”相当过时,而且与聚会的主旨格格不入。在这种模式中,我们无法找到人文精神。

Facebook的聚会邀请可能是赤裸裸的,但那也不错——我们就是想要广散消息,让所有人都知道。这是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我们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为 我们不需要把啤酒聚会或是野外烧烤活动变得实时可视化,我们的社交生活不需要分析。我们正常人不希望让软件把我们带到一个围绕着LCD显示器的圈子中去,来作为聚会的高潮;我们想要互相围绕在彼此身旁,不是吗?谷歌应该让其产品能为此提供便利,而不是过于兴奋地引入更加复杂的系统,因为计划一次聚会并没有那么负载。这足以让你觉得有那么一点不舒服。

Google Now也是一样,这是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服务,但同样也会引发畏缩情绪。它很可能是我们见到过的最好的移动搜索服务——肯定能够击败Siri——但当它令人们感到敬畏且光泽逐渐黯淡时,将会发生些什么呢?谷歌告诉我们说,Android的搜索服务将是耀眼的,认为它将知道有关我们生活的所有事情——我们在哪儿吃饭,住在哪里,在什么公司工作,不间断地追踪我们的行动和口味,目的是在我们需要时提供复杂的答案。但这整件事情是以一种假设为前提的,那就是我们会乐于像那样地被追踪和记忆。而在谷歌看来,这不会让人感到不满:谁会在意这些呢?为什么你会拒绝一台知道你个人生活所有细节,而且能为你预计下一步的电脑?

谷歌可能会聪明反被聪明误。谷歌确实拥有神一般的智囊团,有许多想要创造未来的人物。但这才是有关未来的事情:它应该让我们的生活方式变得更好,而不是指出我们应该以什么方式生活。这是无意识的作法——这家公司真的认为Google+非常酷;而事实上可能也确实如此,但却是对它背后的工程师而言。但对于我们这些并不对数据感到疯狂的人来说,这只不过是种书呆子一样的强加给我们的东西。

精度和力量不应在我们所使用的东西中取代人性,而如果有机会能获得更多信息,那么我们也不应急于说“是”。但谷歌正渴望对我们所有人说“是”,即使它让我们觉得好笑或是孤单,即使它的作法会适得其反。这个技术偶像以及它能给我们带来的奇迹超过了我们的负担——在脸上佩戴一个计算机,让手机预测我们的午餐,坐在聚会的角落里看着其他人享受快乐的照片——谷歌正在创造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东西,但这些东西真的是我们想要的吗?

你同意比德尔的观察吗?或者你认为谷歌就应该如此先锋、而且它凭借此为人类与世界做出不可替代的独特贡献?期待你的观点!

(图片来源:东方IC,版权图片,请勿转载)

Markdown 代码块

java基础知识总结

android面试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