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层玻璃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双层玻璃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科技企业转道融资打好股权这张牌

发布时间:2021-01-21 14:45:35 阅读: 来源:双层玻璃杯厂家

科技企业“转道”融资 打好股权这张牌

成都海兴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史宗洁最近有些郁闷:公司于2011年1月在成都市金堂县淮口镇阿坝工业园区占地50亩,计划投资1.2亿元筹建的川内第一个规模化的动植物天然多肽及产品生产基地项目,由于投资方的后续资金没有按时到位而“搁浅”。不过,当他听说四川省政府在近期出台的《2013年四川省重点改革工作实施方案》中提出的“推动科技型企业与金融机构及多层次资本市场有效对接”的消息后,多日不展的愁眉终于有了一丝笑容。“如果能够通过另外的方式融得资金,这个项目就有救啦!”史宗洁满怀希望地说。  科技型企业必须对接资本市场   “公司目前研发的产品有鱼皮明胶、鱼鳞胶原蛋白多肽、猪皮明胶等,公司做大这一产业拥有资源优势、技术优势和市场优势。”  史宗洁说,特别是在技术方面,目前国内在鱼明胶研发方面只有海兴康申报了国家发明专利,对该技术拥有完全的自主知识产权。  史宗洁坦言,公司的发展目标是成为国内最大的天然蛋白质多肽原材料供应商,但如果没有来自政府方面的支持政策,没有科技型企业与金融机构及多层次资本市场有效对接的体制机制,那么,一切目标都可能是空中楼阁。  不用说,类似上述的尴尬遭遇,在四川科技型企业中已经司空见惯。不过,省政府提出“推动科技型企业与金融机构及多层次资本市场有效对接”的要求,还是让有关方面充满了想象空间。  长期从事科技型企业融资研究的西部证券场外市场部总经理程晓明是这样看待科技型企业融资渠道选择的:长期以来,人们将科技型企业与一般性企业混为一谈,这样,在其融资渠道选择上也就相提并论,科技型企业也像一般性企业那样主要依靠银行贷款,其结果是科技型企业融资事倍功半。“这不能全怪银行不贷款给科技型企业,而是由科技型企业资产的特征与银行放贷的考核标准错位决定了的。”程晓明说,银行需要的是到期还本付息,这就需要科技型企业有充足的现金流,而科技型企业的产品产量小,销售不稳定,甚至有的还只是停留在纸上的科研成果。  这意味着科技型企业需要的资金不是作为流动资金或者短期使用的资金,而是需要作为研发资金或者长期使用的资金存在,而这显然不是银行贷款所能做到的,而恰恰是股权融资的功能,因此,科技型企业与金融机构及多层次资本市场有效对接可谓“有的放矢,击中死”。  间接融资与直接融资“两手抓”   那么,科技型企业又如何与多层次资本市场有效对接?三旺集团财务部经理邓朝贵说,过去银行也给了三旺股份不少的资金支持,目前50%的资产负债率几乎都是对银行的负债,但总的来说,银行给这样的企业放贷不是那么爽快的,其原因就在于不确定性因素多。  邓朝贵认为,现在要换个融资思路,目前有两条路可走:一条路是上市。三旺股份已经作了许多准备工作,但现在排班站队的企业就有几百家,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轮到自己,因此,这条路只是努力的方向,比较现实的还是准备到新三板挂牌;另外一条路就是发行公司债券。  对于邓朝贵的想法,天风证券高级经理王军表示赞同。他说,目前向银行贷款的所有费用有的达到了10%甚至更高,如果公司的信用评级比较高,通过发行公司债券融资的成本可能只占融资额的8%左右。“事实上,无论创业板、中小板和新三板怎样扩容,其容量总是有一定限制的,因此,科技型企业还可以考虑出让一部分股权,以引进战略投资者。”四川省工商联创业投资同业公会执行会长刘藏秦说,只要你的项目好,有清晰的盈利模式,管理团队认同战略投资者的理念,会有人伸出“橄榄枝”的。  清科创投就向四川的科技型企业伸出了“橄榄枝”,其董事总经理袁润兵告诉记者,目前清科创投与四川海瑞尔公司签定了3000万元的意向性投资合作协议。此前在川投了3家企业,涉及儿童教育、医疗保健、现代农业,这些项目都属于早期项目,虽然风险大一些,但其成长空间大,“含金量”高,清科创投充当VC角色。  科技型企业融资尚需“补课”   “我们经常遇到这样的科技型企业,其拥有者谈起技术方面的事情滔滔不绝,口若悬河,但谈到成果如何转化,如何创新商业模式时便有些支支吾吾了,而对于公司治理、资本运作更是哑口无言了。”袁润兵说,再好的项目最终还是要转化为生产力,才能变为实实在在的现金流,否则,只是“纸上谈兵”,没有什么意义。这是科技型企业融资尚需“补课”的一个方面。  科技型企业融资尚需“补课”的另外一个方面是,正确估量自己的科技成果价值。袁润兵说,前些年,由于创业板公司IPO“三高”(即高发行价格、高市盈率、高比例超募)现象而引发的“全民PE”现象,使大家误认为股权投资都能够轻松赚大钱,一些创业企业在股权转让或者增资扩股时漫天要价,最高的达到了20倍以上的估值。  袁润兵认为,在经历了“全民PE”的野蛮生长阶段后,现在到了对“全民PE”现象进行反思的时候了,在正常情况下,一般项目在一级市场8--10倍的估值比较合理,当然,个别特别具有成长性的企业,高于这个水平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不能太离谱了。  成都鼎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陈红炬则建议,科技型企业提供给战略投资者的财务信息一定要真实、有效,不要隐瞒风险。“有风险不要紧,要紧的是有风险而被隐瞒起来了。”  “不能只盯着战略投资者的钱,还要看它能够给企业带来什么样的增值服务。”陈红炬认为,在退出渠道的选择上眼光要宽,不要只盯着在主板、中小板、创业板上市,还可以考虑在新三板挂牌甚至到境外资本市场上市等,可以通过企业并购、回购等多种方式退出。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